新闻资讯
看你所看,想你所想

克鲁格曼:人人都能住得起的城市

还记得泰德·科鲁兹谴责唐纳德·特朗普拥有“纽约价值观”企图将他拉下台吗?当然,这样做并未奏效,主要原因是对付的是一种错误的仇恨。科鲁兹企图将对手与社会自由主义联系在一起,但是在共和党选民当中,厌恶同性恋等行为远排在种族仇恨后面,特朗普阵营巧妙地迎合种族仇恨,谢谢。

将特朗普与纽约联系在一起并未奏效还有另一种原因。老式的反城市化谩骂并不符合现代美国都市生活的现实。一度,大城市被描绘成反乌托邦社会崩溃、犯罪以及毒品猖獗的竞技场。然而,近年来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城市复兴。尤其是,纽约可以说是人们居住的最理想城市——如果你能住得起。

不幸的是,能住得起的人却越来越少。这是坏消息,但好消息是纽约政府正在为此采取措施。

那么,说说住得起的问题。今年第一季度,曼哈顿的普通单元房价格超过200万美元。这个数字将会略微下降。事实上,购房热已经降温。但这样的数据仍然显示,房子市场已超出普通工薪家庭能及的程度。没错,在2006年到2009年全国房地产萧条期间,房价曾大幅下跌,但之后又开始回升,远远超过家庭的收入增加。同样的情况也在美国许多大城市出现。

结果可以预见,在很大程度上,城市复兴基于阶级。高收入的美国人正在迁入人口密度高的区域,享受城市的便利设施,而低收入的家庭则从这些地区搬出,原因可能是买不起那里的的房产。

读者可以会说,除此以外还有什么新的东西?既然城市生活重新成为人们的理想,城市住房供应有限,难道人们不会预期富人们出更高价钱搬入城市?为什么城市公寓不像富人们同样喜欢占据的滨海公寓那样?

但是,住在城市并不像住在海边,因为城市住宅短缺主要是人为的结果。甚至包括纽约在内的许多美国大城市,可以轻松地容纳更多的家庭,但是法律法规阻碍了住房建设。尤其是大楼高度的限制,它让我们无法更好地利用人类发明的最高效公共运输系统——电梯。

当然,我并不是呼吁结束城市分区。城市里充满外溢现象,有积极的,也有消极的。我住的高楼可能挡去你的阳光;另一方面,这样做可能有助于保持当地商业,或者整个城市经济基础所需要的住宅密度。没有任何理由相信,完全放开建设管制就会得到恰当的平衡。

但几乎可以肯定,美国主要城市的建筑政策,尤其是在沿海城市,限制过于严格。这种严格限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成本。在全国层面上,工人们基本上都在移动,但不是移向提供更高工资的地区,而是住房便宜但工资较低的地区。与工人自由流动到劳动生产率最高的地区相比,这种格局让整个美国的富裕程度大为下降,有些估计认为丧失的收入高达10%。

此外,在大都市地区之内,对新建房屋的限制使工人们离开城市中心地区,迫使他们承受更长的通勤时间,制造了更多的交通堵塞。

因此,允许大城市中增加楼房建设是非常有道理的。但问题是,如何从政治上推销提高住宅密度的政策?答案肯定是,放松建房限制与其它措施相结合。这就是纽约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此有趣的原因。

总之,市长白思豪(Bill de Blasio )已推动并通过了一项计划。这项计划规定,只要开发商在建设中包括了平价和高级住宅,就可以有选择性的放松住宅密度、楼房高度以及停车场等方面的规定。实际上,这种想法是为了满足富裕家庭对城市生活方式不断增长的需要,但是是以让低收入家庭同样能够住在城市为目的而利用这种需求的。

并非所有人都喜欢这个计划。果然,在通过这项措施的市政会议上出现了吵杂的抗议声。数年后我们才能知道这项计划究竟有多大作用。但这是解决问题的聪明之举,同时,这种做法至少还可以稍微地缓解贫富差距。

在这个可怕的年份,看到一位政治家对实际问题试图提供整整的解决方案,可以说让人耳目一新。如果这是纽约价值观的一个例子,那么我们就需要更多这样的例子。

(2016年4月4日《纽约时报》)

转载请注明出处琅琊新闻网 » 克鲁格曼:人人都能住得起的城市

分享: